文艺之花绽放乡村


本报记者王韩震、记者胡群倩“人们常说童年的梦想只能存在于梦里。 然而,来自肖春街三山村的村民赵秋苹在44岁时重拾童年梦想,成为舞台上一颗闪亮的明星,让文艺的种子扎根农村,绽放出娇艳的花朵。

越剧团刻苦练习

1965年,赵秋苹出生在一个艺术氛围浓厚的家庭。她的父亲是工艺艺术团的团长。她从小就跟随父亲去公社观看演出,文学和艺术的种子在她脑海中萌芽。

18岁时,赵秋苹通过了基本表演考试,进入柴桥春光剧团。 一年后,赵秋苹加入了大清越剧团。次年9月至5月,赵秋苹跟随越剧团在慈溪、余姚、象山等地演出。在这几个月里,他只能在一年的30号回家,并在一个月的第一天离开家。 当她在柴桥春光剧团扮演小众角色时,她不得不跪着从舞台的一端移到另一端。晚上洗脚时,她妈妈看到膝盖上有一个又深又浅的吴琴,深情地说:“我们家不难住。为什么我们要这样受苦?” ”然而,父母看着赵秋苹热切的文艺目光,第二天他们还是含泪送她走,给女儿放鞭炮,希望有一种幸运的颜色,让她的寻梦之旅更加顺利。

经过四年的训练,赵秋苹在越剧中的表演技巧稳步提高,他已经成为一名能够承担重要角色的杰出演员。 然而,随着越剧团的解散,她的文艺梦想也随之破灭。甚至她也不知道梦是否已经结束。毕竟,从工作中赚钱和养家糊口是目前最紧迫的事情。

在做兼职的同时排练

婚后,赵秋苹和她的丈夫开始了一项公交事业,在他们忙碌的时候每天开20多辆公交车。 丈夫开车,她卖票,丈夫和妻子一起跑,又累又开心。 在这十多年里,她没有机会接触艺术表演。

2002年,三山村成立了第一支方块舞队。那时,方块舞刚刚兴起,互联网并不流行。要学习方块舞,必须邀请老师参加培训。 然而,在自我学习和自我训练的过程中,大多数村民都没有基础,这使得团队组织者很难分解。 这时,赵秋苹站了起来。她学完舞蹈后,早早起床,帮助村民排练。第一场演出就这样诞生了。 演出非常成功,很受村民们的欢迎。

此后,三山村业余艺术团队逐渐壮大,有舞蹈队、鼓乐队、太极拳队、气功表演队、李柔球队、健美操表演队等。所有这些都离不开赵秋苹的身影 为了让村里的文艺队伍更加辉煌,赵秋苹经常向丈夫请假 “下午排练,我不会跟着车,让我丈夫找别人卖票 ”她说 幸运的是,她的丈夫也非常支持她对文学和艺术的热爱,并鼓励她为村里的事务做出更多的贡献。

在这么多年的年终梦想成真之后

金子总是闪闪发光 2008年,赵秋苹进入肖春文化站工作。44岁时,她终于找到了自己的梦想。 《穆桂英挂帅》 《红楼梦》 《五女拜寿》 .在赵秋苹的演绎下,越剧的一段名篇引人入胜。 这位多才多艺的女性还协助肖春农村文艺团队,并在国家、省、市、区各级文艺演出中获得许多奖项。

赵秋苹在舞台上闪耀,她在舞台下热情投入。 肖春乡村俱乐部在排练节目时需要指导。他们首先会想到赵秋苹,她也会练习并利用休息时间认真教学。 舞龙是一种消耗大量体力的表演。对女人来说,生动地跳舞更难。然而,在赵秋苹的带领下,凤山女子舞龙队克服了种种困难,成功完成了表演中的一系列动作,更不用说难度极高的动作了。

只有当希望的领域被文化滋养时,它们才能变得更加繁荣。勤劳的人只有在文化的熏陶下才能过上更幸福的生活。 在以赵秋苹为代表的一批农村艺术爱好者的努力下,肖春逐渐成为一个新农村,拥有大量来自偏僻小村庄的文艺人才。

编者:俞夏乔的手稿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