困难职工慰问金成“唐僧肉” 遭多名官员联手套取


难以为解决企业和员工的困难而进行调整的劳动保险业务费,也称为调整基金和困难工人的慰问金。它由国家资助。但是,本应给辛勤工作的人的钱已经成为官员的“唐汤肉”。

根据法律晚报,记者了解到,贵州省西奈县建设局局长,住房和城市规划建设局局长叶朝国因贪污贿赂罪被判刑。详细情况显示,他利用职务后,局常务副局长,财务处处长,建关站站长共抓获164万元国家资金,其中66万元为难点。企业和困难工人的慰问。

以困难雇员的名义聘请多名官员

发现,2010年至2013年,叶超国被任命为思南县建设局和思南县住房和城乡规划建设局局长(由建设局于2010年8月变更,以下简称职位很方便,他先后接管,拥有和私下分配了国家资金,与该局现任副主任郭国兴,财务处处长杨凌和建管站主任韩康(后三者分别处理)。总计164.5万元。

判决表明,主要犯罪行为是叶超国和财务部门负责人杨凌共同领导和参与的。在16.45万元中,郭国兴和田某申一共拿了58.5万元,汉康则拿了36万元。

记者注意到,在套利的几名官员中,征税基本上是根据职位和职位的重要性来分配的。其中,叶超国董事个人共分76万元,财务人员杨凌共分50万元(含虚拟发票税收发票),副主任严国兴共分18.5万元,其他两项,韩康拿下10万元,田某拿到10万元。

在上述官员私下分配的这些资金中,有66万元是困难企业和困难工人的慰问金,都是以困难企业和贫困工人的名义引出的。其中,在思南县建设局发布的企业困难慰问名单中,有明确记录的有开红,共和,顺夏,腾龙,东方等建筑公司近100名员工,每人领取500元。这1000元钱由叶超国签字订定。

其他人以“解决特殊困难企业”的名义被转移,最终进入了官员自己的口袋。例如,思南共和公司关于解决建设安装工程人工和维修费调整的申请明确记载:2012年2月10日,思南股份有限公司向思南县住房和建筑局申请解决劳动保险调整费。 110,000元。 2012年3月9日,西奈县住房和建筑局同意将劳动保险费上调11万元,以解决思南公司的特殊困难。

详细信息:以虚假或离线方式进行批处理和细分

根据调查:2010年至2012年,叶超国,杨凌和韩康共谋通过三种虚假或借方方式讨论上述调整和对私人雇员的慰问金36万元。是铜仁区建设局(后更名为铜仁市住房和城乡建设局)分配劳动力,调整困难企业和职工的劳动保险业务费。

其中,叶超国,杨凌,韩康于2010年5月向思南县顺夏建设工程有限公司付了假货,采用调资和慰问的方式共同收取并私下分配6万元,事后,叶朝国获得30,000元,杨凌获得20,000元,韩康获得10,000元。

思南顺夏公司总经理田某说:“我接到汉康打来的电话,叫我去叶超国董事办公室。去后,叶超国说企业调整基金困难重重,也表示慰问。需要由本公司使用。以拨款的名义,局将收取资金并要求我公司写一份申请书,其他事宜将由局处理,回去后,我将安排公司的办公室工作人员写了一份申请书和慰问金约8万元。库存,除了住房和建筑局开收据6万元的收据,至于如何处理,我不确定,钱没有输入我们的公司帐户。”

2011年3月,叶超国,杨凌和韩康再次拨付了调整资金和困难者的慰问,并要求返回思南县共和建筑工程有限公司。 17万元,叶朝国,元,杨凌,元,韩康,元。

2012年3月,叶朝国,杨凌和韩康重新颁布。三人将13万元调整资金和困难职工的慰问金移交给思南县合作建设工程有限公司,要求退还。以上资金将收集并私下分发。这次,叶超国点了5万元,杨玲和韩康各得4万元。

联合公司相关负责人表示,两笔资金的发放以贷款形式完成,资金先分配给公司,然后取出并送回思南县住房局。和建设局。该合作公司的收据收据之一显示,2011年3月9日,思南县住房和建设局获得补贴14万元,并记录了思南公司困难职工的慰问签字。每人慰问金1000元,总计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