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域金融该怎么创新?国务院常务会立了三条规矩


区域金融应该如何创新?国务院常务委员会制定了三条规则。没有规则,就没有农村。

蓬勃发展的区域金融已成为当局关注的重要话题。24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深化区域金融改革试点,提升金融服务改革开放和经济发展能力。

会议指出,近年来,根据党中央、国务院的部署,一些地方落实了新的发展理念,围绕普惠金融、绿色金融、科技金融、高层次金融开放等改革试点取得积极进展。

会议指出,近年来,根据党中央、国务院的部署,一些地方落实了新的发展理念,围绕普惠金融、绿色金融、科技金融、高层次金融开放等改革试点取得积极进展。

会议还明确了区域金融的未来发展方向:

一是根据宏观政策的要求,要统筹运用各种工具,有效降低实际利率,支持中小银行发展,降低企业尤其是小微企业和民营企业的融资成本。应压缩本地责任以防止金融风险。区域金融改革创新要服从服务于宏观政策大局。

其次,我们必须明确我们的目标,从整体上推进区域金融改革和创新。适应经济社会发展和区域协调发展的需要,重点支持国家“三农”重大区域发展战略、科技创新和扩大金融对外开放。我们将进一步推进首次试点,推出一个又一个对试点有意义的改革方案。

第三,我们需要为区域金融改革建立一个动态调整的工作机制。要加强对试点和第三方评估的跟踪评估,及时纠正或制止那些没有实际效果或严重偏离改革目标的行为,不仅要“封顶”,更要“无为”。要实现预期目标,取得明显成效,就要鼓励新的改革和探索,把已经形成的可复制经验加快到更广的范围,使金融改革开放和创新措施更好地发挥促进发展、惠民生和防范风险的实效。

为什么在这个时候“制定规则”?

中国人民大学金融与金融学院副院长赵锡军在接受直通车记者新华社采访时表示,近年来,中国部分地区推进金融改革创新,为区域经济发展服务。虽然取得了积极进展,但也出现了一些金融混乱,包括互联网金融和地区股票交易中心。考虑到金融的特殊性和重要性,以及当前经济发展中外部不确定性的增加,国务院常务会议重点关注区域金融,从顶层设计上明确提出了三个要求,对指导和规范区域金融发展具有重要意义。

赵锡军进一步指出,中国经济目前正面临更大的下行压力,外部不确定性也在增加,从而压低了实际利率,改善了商业环境,特别是对私营经济而言,这可以说是今年中国金融业政策制定者关注的焦点。对于处于服务民营经济前沿的区域金融来说,要强调金融改革和创新,服务宏观经济大局,服务国家重大发展战略。

央行最近发布《中国区域金融运行报告(2019)》,开启了一个讨论民营企业融资的专题。报告指出,虽然民营企业的融资状况总体良好,但仍存在一些制约民营企业融资水平提高的问题,亟待解决。

例如,金融供给的匹配度需要提高。据调查,80%的民营企业需要一年以上的资金,“短贷长用”现象在民营企业中较为普遍。能提供应收账款质押、存货或机器设备抵押的私营企业

33,354项私人金融和小型及微型金融改革。目的是进一步加强对实体经济的金融支持,包括浙江温州民间改革、台州小微企业金融服务、福建泉州金融服务实体经济改革等。

绿色金融改革。广东省开展了以花都为核心的绿色金融试点,在碳排放权交易、转让和融资抵押等方面进行了有益探索,包括加大对改善生态环境、节约资源和高效利用的金融支持。

其他地区特色的金融改革。包括粤港澳海湾金融合作、浙江省志愿城市贸易金融、湖南省长株潭城市群“两型”社会建设金融支持、广州南沙新区金融改革、云南省广西壮族自治区边境金融综合改革、山东省青岛市财富管理、湖北省武汉城市圈科技金融创新城等。

区域金融改革有什么问题?

蓬勃发展的区域金融改革创新既有成功经验,又有“野蛮增长”的特点。

王信认为目前一些地方的区域金融改革探索中存在三类问题:

第一,过于强调自身的特殊性,希望有特殊的政策。这项政策能够取得立竿见影的效果,并带来许多资源和发展优势。然而,改革开放已经进行了40多年。许多改革已经进入深水区,使得改革越来越困难,金融市场越来越一体化。在这种情况下,过分强调地方的特殊性,从而使地方在金融方面的政策过于特殊,这可能导致资本停滞。

其次,有些地方有短视行为,只需要“帽子”,不重视执行,即希望在中央政府中赢得好的头衔。事实上,背后缺乏深入细致的研究,相关的改革政策也无法落实。

第三,一些区域金融改革方案没有充分考虑当地的特点和优势,表现在盲目建议在一些经济不发达、金融基础薄弱的地方建立金融中心。

在王信看来,区域金融的下一步发展必须有效解决这些问题。

赵锡军同意。赵锡军指出,随着《规定》的制定和本次国务院常务会议定向指引的出台,各地区金融改革创新有望淡化地方特色,提高整体协调性,更好地落实宏观政策安排,更好地服务于经济发展和改革开放的大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