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职扩招“社会生” 老爸成“学弟”


一些学院和大学计划招收600人,近900人不得不提前关闭注册窗口。

一些学院和大学想扩大招收更多的社会学生,但是通过高考的学生担心他们的大学文凭是否会变成“水”;

一些酒店官员坦率地说,他们不希望他们的员工在高等职业院校学习,也不希望发放特别基金,担心他们会“失去妻子和士兵”。

一些社会学生想进入高职院校,但是他们面临着学习困难和经济困难等问题.

今年年初,国家提出在高职院校大规模扩招100万。年底时,记者的调查发现,江苏作为一个工业大省和职业教育大省,由于冷暖不均,高职院校没有完成目标计划。

“热校冷企”、资金支持不足、后续教师不足、大学文凭贬值等因素都在影响扩招的效果。

随着中国的“人口红利”向“人才红利”转变,高职院校应如何适应时代的需要,培养高层次技能型人才?

我父亲成了我儿子的“弟弟”

“这么多年过去了,我已经受够了学历的缺失,真的想通过学习来提高自己”

最近,江苏省的高职院校相继公布了第二批社会人员的录取名单。在江苏信息职业技术学院,43岁的老将高海华考入了工程造价专业。有趣的是,他很快就会成为他儿子的“小儿子”。

高海华的儿子高盘山告诉记者,他是建筑工程学院的大二学生,而他的父亲在苏州的一家房地产公司工作。许多年来,我父亲一直后悔没有受过足够的教育高盘山说,当他听说学校开始为社会人员提供全日制教育时,他第一时间告诉了父亲这个消息。

“我在做房地产的时候,经常要处理工程、机械和电气方面的问题。我需要拿一些职业资格证书,但是资格考试也需要学历。这一次我终于可以实现我的大学梦了。”高海华笑着说,如果他在课程学习中遇到任何问题,他将不得不向他的儿子寻求更多的建议。

25岁的王宇高中毕业后出去工作了。“这些年来,我在酒店里端盘子,在后厨房扔勺子。三年前,我开始在一家化工企业当学徒,现在我是一名工程师。”王宇说:“这么多年没有学历,我已经吃饱了,我真的很想学习,提高自己。”

王宇主修高分子化学。“说实话,我已经忘记了高中化学的一切。现在很难再学一遍,但这很有意义。”他说,“我曾经是一个大师的学徒。我只知道,当我到了这个阶段,我会打开这个阀门,增加仪表显示的量,但我根本不理解这个原理。直到现在,我才在课堂上明白这是催化剂。”

王瑜期待高官“再跳龙门”。“我希望我能在3年内拿到大学文凭,也许我能跳到经理的位置,我的月薪能翻一番,达到1.5万英镑左右。”

高海华和王宇遇到的问题是当前就业结构性矛盾的缩影。产业结构转型升级,劳动力素质跟不上。先进的设备被买了回来,但是很少有人能使用它们。一方面,企业很难招到工人;另一方面,求职者担心没有人想要他们。

要解决就业的结构性矛盾,我们必须在知识型和技能型行业培养大批工人。今年年初,国家在职业教育领域进行了次大动作,并发布了《国家职业教育改革实施方案》号《职业教育二十篇》。3月,《政府工作报告》提出在高职院校大规模扩招100万,以鼓励更多的高中毕业生和退伍军人、下岗工人和农民工申请高等职业教育。4月底,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采用平衡

也有许多高职院校提供了实实在在的资金和金钱,加大了奖励和补充的力度,并改善了教学条件,特别是为了扩大招生。

常州工程技术学院招生办主任徐勇军说,学校计划招收400名学生,最终达到615名。

“今年,预算特别增加了近800万元,教学大楼和宿舍楼也在节假日进行了扩建和翻修,增加了100多张床位。”许勇军说道。

“考虑到社会学生的低收入,我们已经全额拨款500万元用于扩大助学金的覆盖面。”许勇军说:“任何人都不能因为经济困难而放弃学业。”

多种因素影响注册扩展。

"学校担心社会招生规模的扩大会影响品牌声誉,甚至影响未来的高考招生。因此,扩招规模只能是保守的。”记者了解到,江苏今年7月和10月的两轮扩招并没有完成目标计划。此外,招生规模的扩大呈现出“冷暖不均”的状态。除了少数传统的受欢迎和强大的学校,大多数高职院校还没有完全招生。

一些受欢迎的高职院校的领导认为这是每个人第一次在社会上扩大招生,而且会全年进行。没有必要太在意第一年是否满了。

与地方教育部门统一实施的普通高考招生相关工作不同,本轮社会扩招大多由学校自行完成。

"这大大增加了学校的负担。"一名高职招生办公室主任向记者投诉。

许多参与社会扩招的高职院校的工作人员向记者坦言,在今年的两轮社会人员招生中,高职院校显然是“孤军奋战”。“注册、检查、体检、短信和电话都是我们自己做的。”招生办主任无奈地告诉记者,“作为一所学校,我真的认为这是‘剃光头,挑儿子,发烫’。”。

企业的积极性也需要进一步激发。以酒店管理为例,许多高职院校都开设了该专业,但招生效果并不理想。

"我们酒店需要有人24小时工作。参加培训的员工数量会影响他们的工作,他们可能会在学历提高后换工作。”无锡一家酒店的负责人坦言,该酒店无意组织员工报名,也不愿意使用职业技能培训基金。

“我们真的很担心送员工培训会‘丢了老婆,折了军’,甚至‘给别人做婚纱’。”他说。

此外,一些招生官员报告说,“从考生注册和咨询的问题来看,仍有许多社会学生不完全了解国家的奖励和资助政策。“江苏一所着名的高等职业学院全年有两条以上的录取线。该校招生部门的负责人坦率地向记者承认,社会学生的录取门槛很低。通过大学入学考试注册的学生问同样的学历证书是否会导致“水”文凭。

"学校担心社会招生规模的扩大会影响品牌声誉和未来的高考招生。因此,在招生规模上只能是保守的。”负责人说道。

此外,记者的调查发现,与高考录取的学生相比,社会学生年龄跨度大,背景复杂。他们是否一起吃饭和生活对校园管理构成了不小的挑战。

目前在江苏,一些高职院校只安排同龄的社会学生和退役军人留在学校,而其他社会学生仍然以“送教学上门”和“送教学到企业”的形式安排教学。学校和企业各派一人组成“双师制”,加强学生管理。

编织一个秘密的“政策网络”

“应该出台政策,明确要求企业为在职人员提供必要的学习设施。”淮安信息职业技术学院院长长青建议,企业应该重视员工接受继续教育,让每个人都觉得“学习值得学习”。

"与此同时,政府也应该充分考虑失业、学习的经济压力和家庭困难,并实施必要的生活补贴."常青树增刊。

徐勇军建议充分发挥经济发达地区的产业优势和职业教育优势,扩招政策应惠及中西部和东北等经济欠发达地区。

"一个人接受职业教育,一个人就业,一个家庭脱贫,帮助一代人。"江苏省无锡市青年援助干部、海东县扶贫开发局副局长戴正安表示,自无锡市和海东县建立对口支援机制以来,职业教育已成为合作的重点领域,每年都有海东贫困学生被动员到无锡企业工作。

朱楠,毕业于青海高等职业技术学院,在江苏工作两年。“这里的环境很好,有很多工作机会。我想在这里发展。”他说。

由于学生人数的增加,教师短缺。

现在我们需要老师来“管理班级”,以便“把教学送到企业”。老师们显然觉得时间和精力跟不上。”一些高校已经感受到了扩招带来的教师短缺。

"现在我们将‘把教学送到企业’并建立许多远程教学中心。教师需要“管理班级”。江苏某高职院校的院长介绍说,为了配合企业的生产,集中教学通常安排在周末或晚上,老师们显然觉得时间和精力跟不上。

"这不能简单地通过增加奖金来解决。”院长叹了口气。

毕业后,唐成博士来到江苏一所高职院校任教十年。他对当前高职院校师资短缺有着深刻的理解。

"一周有几天,我得和同事们坐一个多小时的公交车去县企业教学中心讲课。”唐成说,扩招后,更多的外地学生加入了社会。每天,学校的老师们都奔向不同的教学点去上课。

"工人的生产分为早班和晚班,所以班级也分为两个班,从下午5点到晚上9点。我们需要两次谈论相同的内容。”唐成说道。

唐成坦言,给社会学生上课确实是一个很大的负担,所以教研室会提前咨询老师,尽量让有精力在企业工作的老师为社会学生承担更多的教学任务。例如,刚来的年轻教师自己有一个非常繁重的申请项目的任务,他们还必须给参加高考的学生上课。唐成说:“给社会学生上课的任务交给了我们的老老师。”「

」2018年,高职院校将招收368.83万名学生。今年的招生人数将增加100万。教师短缺将更加严重。天津职业大学职业技术教育研究所副所长邹继全说。

为了弥补职业教育师资的不足,今年8月,四个部门联合发布《深化新时代职业教育“双师型”教师队伍建设改革实施方案》,提出深化校企互聘,培养“双师型”教师。

教育部教师工作司的数据显示,到目前为止,中国“双师型”教师总数为456,600人,其中中等职业学校为264,200人,占专职教师的31.5%。高职院校有191,400人,占专职教师的39.7%。

有专家认为,派遣自己的教师到企业一线加强实践,从企业引进高水平的技术人员作为职业建设的培训指导者或领导者,更有利于高职院校的长远发展。

然而,

"有几个问题制约着学校和企业之间兼职教师的相互聘用。"江苏理工大学职业教育学院院长庄喜珍分析称,“除了人事管理等制度和机制因素,职称评定还取决于科研论文是否发表,基本学历是硕士还是博士,此外,学校的教学收入也不高。”

江苏工学院位于制造业发达、职业教育领先的常州市。它是我国单独设立的八所老职业技术师范学院之一,专门为职业院校培养师资。

但是,记者的调查发现,由于学校还没有开展职业技术教育硕士学位的培训,大多数职业技术师范学生毕业后只能通过研究生入学考试来提升学历,只有这样他们才有机会进入相应的职业院校任教。

对此,一些专家认为《职业教育第二十条》的一些措施需要细化。“如果要求职业学校聘用最低工作年限的专业教师,这与加强职业技术师范院校的建设是不一致的,可能会阻碍这些师范学生毕业后进入职业学校”。

生产和教育的结合随着时间而改变。

这就要求我们的高职院校改变过去传统的教学模式,从单一的学历教育向终身教育过渡。

江苏省高等职业教育师资培训中心副主任臧志军认为,今年高等职业教育扩招暴露出的问题表明,传统的管理和教学体系已经不适应当前职业教育客户的需求。“职业教育本质上是一种教育体系,它将教育与生产结合在一起,需要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改变。”江苏理工大学校长朱林生说。

最近,《职业教育法修订草案(征求意见稿)》总则第三条明确指出,职业教育“不同于普通教育,具有同等重要的地位”。“这种定位是深化职业教育改革的良好开端。”职业教育资深专家点评。

"这就要求我们的高职院校改变过去传统的教学模式和人才培养模式,从单一的学历教育向终身教育过渡。"江苏经贸学院院长薛茂云表示。

"目前,中国高等教育毛入学率已达48.1%。随着高等教育的大众化,高职院校将逐渐关注社会学生臧志军说。

“我们应该尽快调整,采用更灵活的管理和教学机制,如‘基于项目的’团队,‘模块化’课程和‘活页’教材。”臧志军建议,以高职扩招和“1 X”证书试点为契机,推动职业教育摆脱“只文凭”、“只文凭”等痼疾。

今年10月,教育部、财政部公布了《中国特色高水平职业学校与专业建设规划》的拟设单位名单,该规划被称为“双高规划”,也被业界称为职业教育的“双一流”。

有专家建议,从今年扩招的学校“冷暖不均”的角度来看,高职院校应进一步明确自身定位,政府部门应加强引导,鼓励分类发展。

“一些关键机构可以专注于提升到关键行业的顶端,而其他机构可以转型为向社会提供技能培训和继续教育。”他说。(有些受访者是化名)

(记者陈希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