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片浪潮十年记:或以小博大,或套路到底


由张猛执导的

《阳台上》和由白雪公主执导的《过春天》经过多次换班后,终于在3月15日一起正式登陆大银幕,但票房有些不尽如人意。

《阳台上》自从张猛导演的上一部高收视率电影《钢的琴》以来,已经过去了将近十年。这部以复仇为主题的青春电影在早期的宣传中以电影拍摄和推广点为特色,周东宇自然成为制作人的一大卖点。然而,与《过春天》相比,《阳台上》仍然有些低调。

《过春天》兼具艺术和商业属性。这部由田壮壮制作、白雪公主执导的青春电影,聚焦深圳和香港双城生活以及跨境水上乘客犯罪。它已在柏林、多伦多和平遥等许多电影节上崭露头角,并在全国范围内的各种巡回演出中亮相。发行前,它在豆瓣获得了8分的高分。

我们直到《过春天》年才醒来,并喊出“重新定义青年电影”:近十年来,国内青年电影的潮流起伏不定。

十年来,国内青年电影在电影市场经历了一个起伏的残酷成长时期,混战至今仍未结束。

十年巨变:潮起潮落,内容包含市场。

事实上,青年电影并不是严格意义上的电影类型,而是更多地指向电影的主题。豆瓣把《青春》归类为这部电影的一个特色。我们今天讨论的青年电影是专门针对像80后和90后这样的年轻人群体的电影,他们进入成年期并展示个人成长。由于年轻一代的重叠成长,绝大多数这样的电影是基于校园场景或从校园延伸到外部社会。在过去的十年里,已经发行了60多部国内青年电影,而更多的小规模青年电影则鲜为人知。

2012年,一部台湾电影《那些年,我们一起追的女孩》映入眼帘。胡霞演唱的主题曲《那些年》仍然是KTV的金曲。然而,赵薇2013年执导的《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确立了国内青年电影创作的主要模式,将青年题材的创作推向了狂热。经历了2016年和2017年的低谷后,导演刘若英的《后来的我们》在2018年获得了13.6亿元的票房,但却陷入了疑似“退款门”事件。

青春片浪潮十年记:或以小博大,或套路到底

《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在2013年以6000万元的低价一路走来,票房收入7.19亿元,在当年的票房排名第三,成为赵薇作为转型导演的成功作品,从而确立了未来三年青年电影创作的主要模式。同年,80后作家郭敬明也拿起导管,用同名小说《小时代》拍摄了一系列电影,2013年至2015年陆续上映,最终总计近18亿元。

自2014年以来,中国电影市场进入了一个靠门票补贴快速增长的时期。美团、电平等O2O平台已经为拉辛投资了大量的市场补贴,包括电影部分。那年冬天,由张白一导演、彭于晏倪妮主演的电影《匆匆那年》上映了。这部电影以限价电影的形式发行。即使票价不得不提高以弥补票价,观众还是无法抗拒看电影的热情。

2014年,《匆匆那年》以4000万元的票房收入赢得了5.89亿元。此前,周东宇、林新边主演的《同桌的》已经赚了4.56亿元,这部电影只是郭帆导演的2019年科幻大片《流浪地球》的前身。在今年的《流浪地球》路演中,郭凡毫不掩饰《同桌的》的商业成就。

2015年,苏有朋和何贵仍然选择青年电影作为过渡导演,《左耳》和《栀子花开》分别收入4.85亿元和3.79亿元。由杨迷你主演的《《何以笙箫默》》票房收入为3.53亿元,但也获得了大量低评价。郭敬明的《小时代4:灵魂尽头》系列电影以4.88亿元结束,成为今年票房最高的青年电影。台湾青年电影再次进入大陆观众的视野。《我的少女时代》在票房收入3.59亿元的同时,也为王内地和宋云华打开了内地电影市场的大门。

进入2016年,青年电影市场暴跌并迅速下跌。《致青春原来你还在这里》也改编自吴欣怡的作品,已经赚了3.37亿元,但它已经是年度青年电影的票房上限。《微微一笑很倾城》和《何以笙箫默》犯了同样的错误,票房收入为2 . 76亿元,在划分同名电视剧的流行度时,也有很多不好的评论。获胜者

2018年,青年电影市场逐渐升温,但马太效应进一步加强。在《七月与安生》(13.6亿)、《闪光少女》(7.54亿)、《后来的我们》(3.75亿)和《无问西东》(3.57亿)等主要电影的带动下,青年电影年总产量超过30亿元,达到前所未有的水平。然而,只有四部重磅电影,其中大部分不会在第一个周末上市。目前,豆瓣上收视率最高的青春电影《快把我哥带走》的票房已经停在5120万。

青春片浪潮十年记:或以小博大,或套路到底

回顾青年电影的前十部电影,2013年至2015年青年电影全盛时期制作了八部电影,而前两部都是在2018年,这进一步证实了青年电影的商业表现在过去两年变得更加两极分化的事实。青年电影的市场供应仍然不能满足观众的观看需求。

creative routine:热门知识产权明星狗血桥主题曲marketing

《悲伤逆流成河》的成功极大地启发了国内青年电影的创作套路。

《热门知识产权转换导演交通明星》以一系列方式创作,辅以年龄敏感的场景和道具来推销“青春”和“怀旧”的感觉,并添加“狗血残忍桥”等打斗、车祸和劈腿来创造话题点。2016年,吴亦凡主演的《狗十三》甚至在宣传海报上直言不讳地说,“没有残忍,就没有青春”。创造性思维显而易见。

在过去的十年里,演员、作家、主持人和歌手都变成了导演。赵薇、苏有朋、郭敬明、罗洛、何贵、刘若英等转型导演,一方面选择了制作门槛低、成本可控、预期收入高的青春电影试水,另一方面,他们或多或少通过自身转型获得了关注,成为宣传卖点。

在内容创作方面,流行的知识产权已经成为市场的目标。网络小说、歌曲和卡通可以从素材中改编,这类改编自知识产权的电影占国内青年电影的近一半。

青春片浪潮十年记:或以小博大,或套路到底

知名歌手演唱主题曲、尾曲和宣传歌,这些已经成为青年电影不可或缺的营销环节。其本质是品牌合作和受众共享。青年电影的观众和流行歌手的粉丝之间存在重叠,这可能会产生共鸣点并耗尽电影。

据不完全统计,许多歌手或团体,如王菲、五月天、佘海燕、胡霞、陈奕迅、苏打绿、徐佳莹、郁可唯、谭维维和逃亡计划,都为国内青年电影做出了贡献。

王菲演唱了《致青春》 《夏有乔木 雅望天堂》的主题曲和《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的推广歌曲《匆匆那年》。电影《无问西东》本身是根据刘若英的经典歌曲《陪安东尼度过漫长岁月》改编的,五一节受邀演唱同名主题曲。胡霞和田馥甄的《人间》 《后来的我们》在全国范围内被演唱,并且在电影上映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一直非常火爆。火箭女孩101的段傲娟和刘于人也在青年电影的主题曲中表演。

每个毕业季节,她《后来》都会在各种毕业派对和KTV派对上反复演唱,成为每个人的青春记忆。但是有多少人记得这首歌曾经是电影《那些年》的主题曲?

多维突破:青春电影的主题、主要创作和营销变化

随着2017年国内青春电影滑落到谷底,原有的创作套路不再是市场灵丹妙药,青春电影市场已经进入转型调整期,逐渐回归理性。

青春片浪潮十年记:或以小博大,或套路到底

豆瓣上只有10部国内青年电影得分超过7分。豆瓣《小幸运》分为8.1分,评估师60多万人,在国内青年电影评估师中排名最高,领先《你曾是少年》15万人,显示关注度。《少年班》最早于2011年发布,获得7.1分。

除了《那些年,我们一起追的女孩》 7.4分与90000人的评价不太一致外,2019年前超过7分的电影,如《无问西东》 《星空》,基本上保持高度关注和高度评价的状态;《青春派》在发行前只得到不超过5000人的8分,这是一个罕见的现象。3月16日,接受评估的人数超过15,000人,分数没有下降。

从2013年到2016年,可以发现近年来的大多数青春电影都不再照搬青春电影的套路,在主题、主要创作和营销方式上都发生了变化。

1。主题

青春电影的变化有着更加多样化的主题,不再仅仅关注校园爱情。

《闪光少女》融入第二维,通过碰撞诠释青春be

《嘉年华》聚焦于家庭教育和个人成长,描绘了一个没有血的“成长谋杀”。就连郭敬明的制作人《过春天》也高举校园反欺凌的旗帜,故意弱化情节剧和血腥片段。

青春片浪潮十年记:或以小博大,或套路到底

《闪光少女》 stills

近年来,首届青年电影节也给我们的青年电影带来了一些惊喜。《嘉年华》在20世纪90年代国有工厂改革的背景下从小长大,作为黑马一举获得第53届金马奖最佳影片奖。虽然《无问西东》是以校园场景为基础的,但它显示了女孩在老师和学生禁忌边缘的感受。《狗十三》身着黑色悬疑斗篷,含蓄地表达了年轻女孩性启蒙的青春困惑。

国内青年动画的主题也有所突破。《悲伤逆流成河》中日联播由全国工艺美术联合会专线发布。它在制作日本动画《悲伤逆流成河》的途中只获得了282.7万元的票房,并没有引起太多的轰动。相反,《八月》与百分之九的会员游长静合作,为女性粉丝开辟了一个市场。同名主题曲帮助电影票房达到8381.5万英镑。

青年主题的地域性特征逐渐显现。走出校园,青年电影不再仅仅聚焦于时代变迁下的东北或西部,而是走向更为沿海的地区。张猛拍摄于上海老城从北到南的背景下。比深圳长的白雪公主导演让《我心雀跃》穿越深圳和香港。白世洲在《黑处有什么》中与深流产生了共鸣。潮汕电影《《肆式青春》》的票房为4706.7万元,最多占电影总票房的2%。

2。近年来国内青年电影主要创作的变化显示出更多的新生力量。

以2016年为主线。以前,国内大多数青年电影都是由知名导演控制的,主要明星是娱乐圈里比较有名的明星和流动明星。在过去的十年里,张白一作为制片人参与了《你的名字。》 《昨日青空》 《阳台上》等许多青年电影的创作,堪称“青年电影教父”。赵薇、郭敬明、何贵等人在选择过渡作品的演员时,无疑倾向于成为圈内关系密切的明星。

“顶级知识产权转型导演和交通明星”使得2013年至2016年许多青年电影的资本投资结构显得特别不正常。起初,当市场仍处于疯狂状态时,2016年托西塔贝电影遭遇了一系列失败,最终无法支持不健康的创作模式。

从那以后,青年电影市场一直保持沉默,直到出现更多新面孔。刘紫薇、王一淳和张小磊通过第一届青年电影节首次被中国电影观众所认可。文晏在金马电影节上出名了。白雪公主对这部电影的娴熟处理让人难以相信《过春天》是她的处女作。曾国祥将在《路过未来》之后带来《爸,我一定行的》。

新演员获得更多机会。拍摄于010年3月10日开始时,一些观众已经开始质疑引进不熟悉表演技巧的新演员是否会导致青春电影的另一个极端,直到这部电影获得3.57亿元的票房,声音才完全消散。《白雪公主》出演《匆匆那年》时,她极力推荐黄尧,黄尧毕业于中国歌剧,是第二届平遥国际电影节获得费穆荣誉的最佳女演员。

但是作为一种商品,电影也需要考虑市场回报。在过去的十年里,周东宇和董子健变得更加忙碌。周东宇主演的《致青春原来你还在这里》 《微微一笑很倾城》 《后来的我们》 《过春天》 《七月与安生》和易烊千玺主演的《少年的你》也将在今年上映。董子健主演了《悲伤逆流成河》 《过春天》 《少年班》 《同桌的》,舞台更宽了。马思春、彭宇昌和张子峰也是电影制作人的最爱。

寻找评论更好、争议更少的90后年轻演员似乎是青年电影的新创意统治者。

3。营销的变化“创新途径的变化直接导致了营销模式的变化。

青春片浪潮十年记:或以小博大,或套路到底

“顶级知识产权转换导演交通明星”模式更适合排在榜首,借助大市场提升电影票房;因此,在2013年至2017年的很长一段时间里,国内青年电影集中在夏季档案中,甚至成组发行。作为观看这部电影的主要群体,年轻学生有更多的空闲时间和更强烈的暑假愿望,这为挖掘票房提供了更多的可能性。

由于

重新雕刻艺术电影和在海上获奖已经成为青年电影的一种新的营销方式。已经举办了三个主要的欧洲电影节和泛亚及太平洋电影节。各种规模的电影节荣誉已经成为青年电影的卖点。它们也是证明电影质量和提前激发国内观众欲望的认可。

《七月与安生》走遍了威尼斯电影节、亚洲电影节和南特电影节。金马奖、奥斯卡奖和HKIFF没有落在后面。《后来的我们》被柏林电影节新一代单元和大阪亚洲电影节竞赛单元评选为最佳影片,成为第43届多伦多国际电影节新发现单元的开幕影片。不完全是。北京大学生电影节、豆瓣电影年刊和几十个主要电影平台也可以挂在海报上赚钱。

海报上小麦耳朵的出现或消失已经成为一个标志,可以从五年前的“残酷的青春电影”中划清界限。然而,麦穗的丰富和匮乏也是当代青年电影之间竞争的直观表现。很难说这是自信还是焦虑。

代表一部断断续续播放了十年的18岁青年电影。到目前为止,混战仍未结束。

[资料来源:于一观察作者:王德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