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社会亟待唤回“平衡的心”


这些天我们的心态有什么问题?

日本地震引发核泄漏,国内民众抢购食盐;一场车祸危及幼儿的生命,路过的旁观者没有人可以伸出援手。任何涉及政府官员制造麻烦的信息都是对“大国”的猜测。

恐慌、对富人的仇恨、急躁、冷漠和不信任是越来越多地出现在中国人心中的词汇,在最近的《社会心态蓝皮书》年也是如此。

我们应该以什么样的心态面对复杂的社会,只是期待周围环境的变化,还是应该先改变自己,回到以前的“平衡心态”。

积极心态和消极心态并存。

改革开放以来,我们的社会心态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北京大学社会学教授夏学銮认为,中国初步形成了一些积极的社会态度,但同时也存在许多消极甚至错误的社会态度。

积极的社会心态之一是公民心态开始形成。这表现在人们关心并积极参与社会监督和社会管理,逐渐形成一种社会氛围。例如,通过媒体和互联网对社会现象和问题表达个人观点的人数大大增加,理性知识和建议的比例显着增加。第二,自我奋斗的心态已经成为趋势。这反映在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和相当多的中年人不再像过去那样被动地依靠组织和其他人来寻找工作和获得晋升,而是在早期设计自己的生活目标和职业发展计划。第三,开放的思想越来越普遍。随着人口的广泛流动和出国的机会越来越多,人们的心态越来越开放,视野也越来越开阔,面向全国和世界。第四,包容性思维已经广泛形成。这表现在消除了“平均主义和大锅饭”等旧观念。人们普遍承认并接受合理的收入差距、生活水平甚至社会地位差距。他们也可以更宽容地处理人与人之间的一些小摩擦。呼吁合理处理各种社会矛盾已逐渐成为社会的主流。

在消极的社会心态方面,首先,浮躁心态相当普遍。社会各阶层都有许多人,包括一些地方政府官员。无论客观条件是否满足,他们都不实事求是,不努力工作,片面追求快结果,这对个人和社会都有不利影响。其次,恐慌心理有一定的市场。它主要担心个人和社会前景的一些不确定性。特别是在经济和社会快速发展的背景下,一些人越来越担心自己会因与同级人民之间的差距而落后。第三,漠不关心仍然很普遍,不愿意伸出援手帮助他人,有时还会失去基本的良知。第四,低信任的心态十分猖獗。许多人不相信社会上各种各样的好人好事。他们经常怀疑别人的关心和帮助,怀疑人与人之间的善意,并随意拒绝一切。最后,憎恨富人和官员的心态更加普遍。有些人,不管是合法致富还是非法致富,不管是贪官还是为人民服务的好官员,都互相仇视,这对经济社会的正常运行和发展产生了非常消极的影响。

多元化的心态需要积极引导。

夏学銮说,时代是划分历史的里程碑,心态是一个时代社会心理的总和。时代决定心态,这反映了时代。

例如,当当今时代是民生时代时,与民生时代相对应的心态是苦难和权利;在民主时代,与民主时代相对应的心态是正义和法治。在科技时代,与科技时代相对应的心态是知识和智慧。在市场时代,与市场时代相对应的心态是交易和欺骗。在娱乐时代,与娱乐时代相对应的心态是娱乐和欺骗。在财富时代,与财富时代相对应的心态表现为

夏学銮认为,当前积极与消极的社会心态同时存在,是因为中国正处于快速发展、社会转型和矛盾频发的时期,这有其客观必然性。从发展趋势来看,随着中国经济社会的持续健康发展,特别是社会转型的逐步到来和社会矛盾的逐步化解,未来社会心态的基本格局将逐渐占据主导地位。然而,这种模式不会自动形成。从现在开始,我们需要通过经济、社会和政治建设逐步巩固公平社会的基础。同时,要加强文化建设,用正确的核心价值观引导文化建设,全面培养积极的社会心态,彻底消除消极错误的社会心态。

要优化社会心态,我们应该多加注意。

缓解消极的社会心态并不是无助的。夏学銮认为,政府需要更多关注一些领域。首先是民生。目前,我国的民生问题仍然相当突出。社会上日益明显的贫富差距仍然是影响社会心理健康发展的重要因素。因此,必须加强以民生问题为重点的社会建设,加强教育、就业、收入分配、社会保障、医疗等与民生问题密切相关领域的改革,促进社会心态的健康发展。

第二是人性化的工作体系。社会成员的心理稳定性、方向感和未来感不仅是社会心理学的构成要素,也是影响社会心理学的情感和认知要素。我们社会的一些成员缺乏心理稳定感、方向感和未来感的原因,在一定程度上是由于执行过程中某些具体工作制度的扭曲。只有坚持以人为本的理念,构建人性化的工作体系,才能在具体工作中形成心理稳定感、方向感和未来感,才能形成持久的工作热情,才能真正产生敬业爱岗的工作态度,才能实现个人目标和组织目标的有机统一。

同样,社区建设和社会工作。随着我国传统单位制赖以存在和运行的社会基础的弱化,社区日益成为社会基层管理的重要形式。社区建设和社会工作在提高社会组织化程度、保障和改善民生、整合社会资源、解决社会冲突、促进社会归属感和认同感、形成积极健康的社会心态等方面发挥着非常重要的作用。

最后,社会情感的渠道机制。建立社会情感疏导机制不仅是社会稳定和发展的客观要求,也是促进社会心理健康发展的内在需要。不良的社会情绪需要“排气口”和“减压阀”。目前,我国正处于社会矛盾频发的时期,社会矛盾的表现形式日益多样化和复杂化。因此,有必要拓宽社会状况和公众意见的全方位表达渠道,创新化解社会冲突和缓解社会负面情绪的制度和机制,建立表达社会成员需求的渠道和网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