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走的洞庭湖水利百科全书”——追记“时代楷模”余元君(三)


原书名是《洞庭湖水利行走百科全书》,他刻苦钻研,用自己的专业技能保护了长江万里段的母湖,长江万里段在荆江有危险,但在洞庭湖却很难

专业人才在湖泊管理中的重要性正是因为它的困难才得以彰显,余远君的去世更是让人悲痛欲绝。

他是湖南人,是个“暴虐”的人,“知道湖里有饺子,但他决心要绑绳子。”

但是他从不“鲁莽行事”。从他进入天津大学水利系的那一刻起,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他都在努力学习,用自己的专业技能保护着母亲湖。在同事们的眼里,他成了“洞庭湖水利百科全书”。

1994年进行毕业设计时,余远君是班上唯一选择通过编程进行拱坝应力分析的学生。

在那些计算机应用仍然相对稀少的日子里,指导老师不得不善意地提醒他,如果你选择了这么难的话题,你可能不会结束你的职业生涯。

余远君没有被困难吓倒。 最后,他得了91分

毕业后,他选择回到自己的家乡湖南,选择治理洞庭湖,这是一个世界性的问题

尽管余远君有专业背景,但他在最初两三年的工作中明显感觉到洞庭湖太复杂,泥沙、河道和水环境难以预测。大学课本中的知识和实际情况有很大的不同。 余远君认为,为了更好地管理母亲湖,首先必须弯腰去了解她,了解她,研究她。

吞吐长江,接受四条河流,年入湖流量达到3000亿立方米。湖区约有1000万人口和1000万亩耕地,需要防洪堤来保证安全和生产.洞庭湖的每一组数据都关系到湖泊管理的有效性和湖区人民生命财产的安全。

余远君收集了大量关于湖泊管理的数据并整理出来 办公室里关于湖泊管理的书被堆在一堵墙上,成千上万的重力加速度储存在电脑的硬盘里。

洞庭湖的历史变迁,旱涝灾害的规律,湖泊管理的经验教训,堤防和水系的分布,三峡水库蓄水后的影响.洞庭湖在各个方面,他都相当了解。

曾和他在同一间办公室的同事湘赵辉记得,余远君最常见的两种姿势是在办公桌前翻书和阅读材料,以及靠在椅子上思考问题。

知识和行动的统一。他已经在洞庭湖游览了3471公里的一线堤防和226个大大小小的堤防。

要真正了解洞庭湖,他还必须“行走江湖” 在余远君1999年的工作日记中,清楚地写道他一年旅行101天。 正是这种搜索让他穿越了洞庭湖3471公里的一线防洪堤和226个大大小小的堤防。

他经常对他的下属说我们不能坐在办公室里管理洞庭湖。

他随身携带的《湖南省洞庭湖区堤垸图集》 《认识洞庭湖》等参考书上布满了无数的记号和文字,这是他在洞庭湖生活中“打卡”的记号。

是的,在他生命的最后三天,他还在洞庭湖地区出差,在湖泊管理项目的前线奔波。

年复一年,知识与实践的统一,余远君只用一笔一页纸就可以画出洞庭湖不同地区水系堤防图和工程分布图的轮廓。它的速度、准确的位置和详细的数据让同一领域的许多专家感到惊讶。

省水利厅前总工程师张振泉说,余远君是湖南几个最熟悉洞庭湖管理的专家之一。

他主持的《洞庭湖治理建设与管理适用文件汇编》成为洞庭湖水利工程建设和管理的“洞庭湖宝典”。

他根据自己的工作写了近20篇论文,并发表在省级和部级期刊上

他领导了许多科研项目,并获得了省部级奖励。他指导年轻学生参加技能竞赛,也赢得了国家荣誉。

作为一名非计算机专业的毕业生,他正在开发一个“数字洞庭”系统,帮助构建一个人与水和谐相处的新洞庭。 遗憾的是这不是假的一年,厚厚的手写计划只能由后来的人完成。

管理洞庭湖不仅需要制定战略,还需要赢得数千英里。

湖区被洪水和紧急救援淹没。余远君总是去现场提建议。凭借他精湛的专业技能,他一次又一次地拯救了危险。

2003年,余远君开始牵头编制和修订洞庭湖管理规划 这是一项直接决定整个安澜湖是否完整的工作。他经常对他的同事们说:“永远记住我们是洞庭湖人民,我们必须为洞庭湖的长远规划。” "

应在早期访问和探索余远君的汇编和修订计划。在实施过程中,不仅要为施工单位提供技术支持,还要对施工质量进行监督。 在计划调整的情况下,他必须在现场反复核实和比较。

省洞庭湖水资源中心主任沈新平表示,在过去10年里,余远君参与并主持了500多次规划和技术项目审查。从已完成的项目来看,科学性和合理性都“太难了”